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部开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茶区成景区 穷乡变富乡 湄潭县茶产业发展的巨大成效-西部开发网
西部开发网 门户 茶周刊 查看内容

茶区成景区 穷乡变富乡 湄潭县茶产业发展的巨大成效

2017-9-27 10:33| 查看: 1189| 评论: 0|原作者: 杨情丽

52.3K
摘要:   “走,到湄潭当农民去!”流传在城市坊间的这句话,真真切切地道出了作为湄潭人的骄傲和自豪。湄潭,没有地下矿产资源,一度是个农业穷县。但受到上天另一种恩赐,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理位置,土壤等自然条件极宜 ...
  “走,到湄潭当农民去!”流传在城市坊间的这句话,真真切切地道出了作为湄潭人的骄傲和自豪。湄潭,没有地下矿产资源,一度是个农业穷县。但受到上天另一种恩赐,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理位置,土壤等自然条件极宜于茶叶的生长。

  近日,记者走访湄潭的乡村发现,依托这一片片绿叶,核桃坝、田家沟等多个依靠茶产业发展建设起来的新农村俨然变成了现代都市小区。青青茶叶,换来了山乡巨变;青青茶叶,成为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重要资本,更是成为了当地农民最大的骄傲。

  春茶俏 茶农笑 (王志昂 摄)

   改变传统种植 种茶成为致富门道

  “以前种茶只是解决温饱问题,现在种茶就关系到发家致富了。”湄潭县茶产业发展中心主任刘学辉说,现在整个湄潭县的茶农,都在为此问题思考和实践着。

  2001年,湄潭在全省率先成立正科级机构——县茶叶事业局,专抓茶产业发展。并把茶产业作为各级党政一把手工程,一届接着一届干,且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茶产业发展的决定》、《关于进一步加快茶产业发展实现茶产业转型跨越的意见》、《关于2013-2015年加快茶产业发展的意见》、《湄潭县茶文化提升三年行动工作方案》、《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意见》等政策性文件,从组织、政策、措施、资金保障等方面为湄潭茶产业实现跨越发展助力。

  “以茶农增收为核心,以质量安全为主线”成为全县茶产业的工作重点。从以往传统种植到现代种植,茶农们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过去,我们村什么都种过,种的包谷、花生、辣椒、药材、生姜、柑橘,收成都不好。穷得无法,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女的都不愿意嫁进来。”兴隆镇龙凤村村民杨华说,“种茶不像种粮见效快,从种植到收益要三至五年,加上乡亲们都穷怕了,起初都不大敢种茶”。

  总有敢为人先者。1979年,时任核桃坝村党支书何殿伦,自家率先种茶2.7亩,并亲自背茶籽到农户家进行动员。在他运作下,该村为了发动农户种茶,实行“家中添口人,先种一亩茶”的方法,发动农户种茶。如今,核桃坝已成了全省闻名的种茶致富大村,带动了全县大量村民种茶脱贫致富。

  顾远明是龙凤村第一个种茶的。1986年,他的4亩茶园,收获了第一笔利润,第二年就翻修了房子,购买了家电,日子过得比谁都红火。

  “老百姓只有真正的受益了,或是看到身边的人受益了,才会去种茶。”村民伍远华告诉记者,该村从最初的4亩茶园,现已发展到4800亩,人均达1.8亩,已形成了家家户户都种茶,两山两岸都有茶的风景线。自2000年以来,湄潭县出现了核桃坝、金花、龙凤等一大批茶叶专业村。“穿的在身上,吃的在脸上,家家都有车!”伍远华乐呵呵地介绍道。

  兴隆镇、复兴镇仅仅是湄潭县成功发展茶产业的缩影,刘学辉说,目前,全县茶园分布15个镇(街道),涉及35.1万余人,受益贫困户5404户17800人,分别占全县贫困户和贫困人口的40%、41%,涉及茶园面积85057亩。受益程度深,大大降低了贫困发生率。到2016年底,茶园涉及贫困户70%已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在2.6%以下,新建部分茶园陆续投产后,涉及到的贫困户可实现全部脱贫。

  紧抓茶叶品质 提高茶农收益

  “现在不像以前咯,以前茶叶产量越多越好,现在是更注重质量,哪家种的茶叶要是不达标准,根本没人会收!”在茶青交易市场做了两年收购茶青生意的刘老板,向记者介绍道。

  近年来,为鼓励茶农建设标准化茶园,提升茶产业水平,湄潭县委、县政府强化茶区配套建设,完善交通、水利、电力等设施。县里在茶园安装频振杀虫灯,对茶农进行有机茶种植指导,选送农村高中生到西南大学、浙江大学、安徽农学院学习,县校长期保持着提供技术服务和实践基地关系。

  在县乡引导下,茶农还成立了专门的茶叶合作社。“以前茶青要拉到核桃坝村去卖,自从便民茶叶专业合作社成立后,我们的茶青直接卖给当地,每公斤比市场价要高出1元,同时还减少了运输成本,每年可以增收近万元。”谈到便民茶叶专业合作社,湄潭复兴镇随阳山村茶农张朝信赞不绝口。

  复兴镇随阳山村和观音阁村是老茶区,以前的茶叶品种大都是苔茶。2010年,观音阁村村民王国权第一个吃螃蟹,在大家的倡导下种起了“黔湄601”茶树品种,后来邻居们看到“黔湄601”的效益明显高于当地土茶,纷纷效仿,“黔湄601”的种植面积慢慢发展到1000多亩。

  量多则价贱,丰产则难卖。由于当地没有加工厂,这么多茶青要运到另一个乡镇去卖,没有议价权,价格得不到保证。所以大家一起想办法筹资在随阳办起了加工厂,为了保证茶原料的品质,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他又成立了一家茶叶专业合作社——随阳山便民茶叶专业合作社,茶农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只要签订协议就行了。

  “在有些地方,由于茶园、初制、销售等粗放管理,丰收往往意味着滞销。于是,茶农的积极性被挫伤,茶园被废之不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合作社的茶叶,却卖出了好价钱。”王国权说,为了这个合作社,他自己花钱请会计,出资带领茶农考察市场等。“茶青卖得出好价钱,茶农才有信心,茶产业才能得到发展。”

  2016年湄潭共有茶青交易市场19个。每天傍晚,茶青交易市场总是热闹非凡,摩托车、面包车停满路旁,多家茶叶加工厂及收购商,进入市场收购茶青。茶农采摘的新鲜茶青,只需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市场交易,不致影响茶青质量,多方选择,优质优价。

  在茶青市场,前来卖茶青的茶农张建笑道:“原来我家早上采茶晚上加工,费体力不说,价钱也不高,现在每天把采的茶青拿到市场卖,哪家价钱高就卖给哪家,效益比办加工厂还划得来!”对茶青质量,各方面都毫不松懈。县有关部门定期或不定期去基地作茶青检测,并要把不合格的茶青贴上黄牌,把茶青质量信息公布于众。

  “通过茶叶合作社、茶叶专业村、茶青市场的组织,老百姓也不断加强行业自律,逐步规范了茶叶生产管理,让更多百姓受益。”刘学辉说,2016年,全县茶农茶青收入达到24.37亿元,占全县农业总产值的67.69%。全县涉茶农户从0.6万户增至8.8万户,群众受益面广,为湄潭农村人口率先脱贫和建设美丽新农村提供了最重要的产业支撑。

  云贵山茶园风光(李杰 摄)

  延伸茶产业链 村貌换新颜

  记者驱车乡间,满眼都是连绵起伏的茶叶基地,绿油油的田园风光,新修的黔北民居,叫人赏心悦目。广袤的乡村大地,小洋楼代替了茅草房,水泥路代替了羊肠道,汽车、高档电器早已成为百姓家中的日常用品,人们的笑颜诉说着生活的幸福,因茶脱贫、以茶致富的故事正在上演。

  “您点的凉面来咯!”在湄潭县的七彩部落里,七彩部落村民组长徐学书正在自家修建的农家乐院坝里忙得不可开交。

  20平米的院子,被徐学书装修成了古色古香的奶茶店,除了给游客提供凉面、米豆腐、烧烤等小吃外,徐学书还自学制作奶茶,兼职做起了奶茶店店长。

  “今天早上刚从茶园里回来,东西都还没摆弄好,客人就上门了。”早上十点,徐学书和妻子从茶园采茶回来,还没有歇一口气,就开始为外来的游客忙碌起来。

  谈到近几年家里的变化,徐学书满足地说:“以往靠家里那几亩地维生,偶尔外出给人装修房子,一天收入300—500元,收入来源比较单一;现在开办的农家乐也增加了收入,多种渠道赚钱心情舒畅!”

  2015年5月26日,湄江镇启动农村综合改革,选定金花村为试点,探索建立了“户户是股东、家家能分红”的新型农村经营模式,运用群众入股的方式抱团开发乡村旅游,改善了传统农家乐单打独斗的经营发展模式,村中73户农民开起了农家乐和民宿。

  原本以种茶为主业的徐学书,自从开起了民宿,就忙得顾不上茶园,“我要经营这个产业,就没有时间去种了,已经把茶园托给别人照看了。现在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店里生意忙不过来时,徐学书还雇了7个村民帮忙。

  “家乡变美了,环境变好了,村民的腰包更鼓了。”徐学书说,2015年,金花村只有4家农家乐,2016年随着七彩部落的形成,金花村又新增了13家农家乐、13家特色小吃店、3家小型超市、13家客栈。每年旅游人数达10万人次,村民人均收入也从2015年的11300元增加到16000多元。

  徐学书感慨地说:“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个山沟沟一下子变成了金凤凰,我们的日子真好,古人说天上有仙境,我看我们的村庄就是人间仙境。”

  一业兴,百业旺。湄潭依托茶园发展生态旅游,又为茶文化增添了漂亮的一笔,出现了龙凤村田家沟,核桃坝村,七彩部落通过茶旅带动脱贫的成功典型。2016年,全县实现茶旅综合收入15亿元左右。茶产业的发展不仅给县域经济插上了腾飞翅膀、给贫困人口带来了脱贫福音,也为深化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茶旅文化产业开创了新的发展机遇。

  (本报记者 杨情丽)

支持

高兴

无聊

杯具

愤怒

震惊

超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