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部开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新闻路上 风雨相随-西部开发网
西部开发网 门户 西部开发报 贵州关注 查看内容

新闻路上 风雨相随

2017-12-29 13:38| 查看: 576| 评论: 0|来自: 西部开发网

52.3K
  重 庆

  山与山相连 情与情相牵

  2017年正缓缓落下帏幕,笔者的心也跟着缓缓下沉。往年这个时候,自己会跟别人一样,本能地生出一种“辞旧迎新”的兴奋与激动,因为内心充满了期许,因为自己早就勾画好了新一年的蓝图。但今年却有些异样,内心像隆冬的天气一样有寒风吹过,有些沉重,有些难过,甚至有些茫然。而这样的心境,无疑跟自己厮守多年的《西部开发报》即将休刊有关,像是看到一个亲人即将远离这个世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渐行渐远,只能在回忆中咀嚼过去。

  跟《西部开发报》结缘是在七年前,同样是寒冷的冬天,笔者在报刊丛林里寻寻觅觅,渴望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属于自己的一方舞台。作为媒体人,辗转腾挪是常态,在报刊丛林里穿梭寻找“归宿”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媒体人都像浮萍一般无所依附,总渴望找到彼岸,哪怕只是露出水面的一块礁石,从此不再随波逐流。当全国唯一一份以“西部开发”命名的政务商务大报——《西部开发报》闯进视线的那一刻,瞬间迸发的惊喜告诉自己,这就是自己要找的舞台。

  虽然贵州与重庆隔着重重大山,但同属西部内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在西部大开发进程中有着许多共同的处境和愿景。于是,追随《西部开发报》这面大旗,在重庆为西部大开发贡献媒体人应尽的力量,便成为自己投奔《西部开发报》、融入报社大家庭的全部理由。从相识到相知、相爱,像是开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恋爱,不知不觉间就厮守了七年。

  七年在时间长河中只是一瞬,但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却是较长的一段时光,尤其在自己的媒体生涯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几千个日日夜夜,笔者自始至终把自己当成纯粹的“西开报人”,并为之感到自豪和骄傲,没有移情别恋,没有另攀高枝,始终勤勤恳恳地工作。可以说,在这几千个日日夜夜里,自己是在选题、策划、采访、撰稿中度过的,几乎没有停止过奔波忙碌的脚步。从巴山到渝水,从城市到乡村,从机关到基层,自己通过不停地奔波采访,七年间共采写了1800余篇新闻稿件,年年被报社评为先进工作者。

  虽然笔者从未在报社本部工作过,一直守望在重庆,但自己深知就是报社的一扇窗口,代表着报社的形象和声誉。所以,这些年来自己不仅始终恪守媒体人的操守,更是自觉维护“西开报人”的形象和尊严,因为我爱《西部开发报》,《西部开发报》也爱我。事实上,每年自己都要在重庆和贵州之间跑上好几趟,每次回报社本部都有一种回归大家庭的温暖,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心情格外的舒畅。每次回报社本部,大家都热情相待,像一家子兄弟姐妹,哪怕只是在报社附近的小馆子喝上一顿小酒,吃一碗豆花饭,心里也是热乎乎的。

  最令笔者难忘的是有一年冬天,报社在成都召开年会。当时,遍布全国各地的“西开报人”汇聚一堂,像是赶赴期待已久的家庭聚会,开心与欢乐挂在每个人脸上。但在其乐融融的欢欣氛围中,笔者却出现了意外,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几乎瘫倒在地。自己的沮丧和苦闷可想而知,甚至生出一种无助感。但我的无助只是短暂的一瞬,报社的同志及时出现在我面前。由于当时夜深,根本找不到车辆,于是报社的同志硬是背着我赶到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部。说实话,上次让人背着走还是在自己小时候,没想到现在又有人将我背着走,那一刻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眼里有泪水在闪动,有一种想哭出声的冲动。想哭的冲动不是因为难为情,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病情,而是因为感动和感激。最后在医院确诊为重感冒,自己很快便得以康复。想起当时的情景,此刻还历历在目,并将记忆终生。可以说,虽然当时背我的是通联部的同志,但我更愿意相信是《西部开发报》报社将我扛在了背上。

  跟《西部开发报》厮守这七年,我记住的不只是自己的过往,更看到了报纸从小报到大报的精彩嬗变,看到了报纸从内容到质量再到影响力的持续提升。这无疑跟全体报社同仁的不懈努力分不开,更是报社领导创新思维、大气布局、精细管理的结果。为了保证稿件质量,提升稿件质量,报社总编不只是篇篇细读,更是逐字逐句把关。印象中有很多次,仅仅为了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词,总编都会及时通过微信或者QQ,跟笔者沟通交流。每每这个时候,笔者不是摇头叹气,不是埋怨总编吹毛求疵,而是由衷地生出一种钦佩之感。是啊,有如此精益求精的总编,何愁稿件的质量没保证?又何愁报纸没有前途?

  然而,就在这个看似平常的冬天,《西部开发报》即将休刊。我不知道是否应该郑重地说一声“再见”,因为我们真的不可能跟《西部开发报》再相见了,望着它渐渐远去的背影,我们在依依不舍中倍感失落,还有无法言说的伤感,我们实在是难说再见。

  (何君林)


  四 川

  向昨天告别 向明天出发

  2000年,在国家倾力实施西部开发战略的宏观背景下,《西部开发报》诞生了。这份以“关注西部开发热点,沟通西部开发信息,服务西部产业经济,助推西部区域发展”为办报宗旨的报纸,一步步打造成为“西部人最喜爱的政经大报”,四川记者站很荣幸见证并参与了这整个过程。

  记得记者站刚建立那会儿,一套两室一厅的办公房,几张桌椅板凳,两台配置不高的电脑,就是全部家当。那时没有采访车,记者出去采访,都是乘坐公交、大巴甚至摩托车这类公共交通工具。一些采访对象在边远山区,要到达目的地,需要多次转乘,有时还要在泥泞的山路上走上半天。可我们的记者不辞艰难,为了一篇内容详实的稿件,从不吝惜吃苦受累。我们的采访对象也被记者的敬业所打动,有的还和我们的记者成为了朋友。

  后来,条件改善了。记者站搬了新的办公室,也添置了一些现代化的办公设备。有了好的条件,记者们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涨,四川记者站在驻地也有了极好的口碑。而这一切最终都体现在了稿件的质量上。2012年西部开发报作为中国西部博览会指定宣传媒体,2013年4.20芦山大地震,刘宁、曾志远、彭友在现场发回一篇篇鲜活的报道,2015年,四川记者站舒航、郭迪祥参与了“纪念西部大开发15周年”报道活动,以“纪念西部大开发15周年·四川加速度”为主题,围绕西部大开发15年以来四川省的变化,进行回顾与展望,并对一些历史见证人进行了寻访;2016年,四川记者站全体记者参与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报道活动,通过重走四川境内的红军长征路,追寻革命先烈们的足迹,其中包括红一方面军四渡赤水至彝海结盟的红色线路,红一方面军达维会师至出川北上的线路,红四方面军川陕革命根据地等,通过对健在老红军的采访以及革命老区新发展的记录,见证了一片全新的红土地,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新跨越;2017年5月,四川记者站杨斌、舒航参与了“一带一路,共赢发展”的特别报道活动,推出了《四川迎来“一带一路”黄金机遇》、《蓉欧快铁借“一带一路”提速》等多篇专题报道;2017年8月8日九寨沟7.0级地震第2天刘宁、曾志远在地震现场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发回了第一线报道,2017年9月,四川记者站唐成鋆、陈富又参与了“喜迎十九大,西部大开发辉煌五年”的报道活动,推出了《四川占领“中国制造”西部高地》、《从大到强:四川农业的这五年》、《这五年,四川加速迈进生态文明》等系列报道。

  一篇篇有生命、有活力的稿件,也带给了四川记者站无限的光荣。近6年,四川记者站连续获得优秀记者站、优秀记者等荣誉,受到了报社以及驻地单位的表彰和好评。

  我们有雄心壮志,还在构想未来,却发现最终还是奈何不了时代的变迁。随着新媒体的崛起以及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加上报纸广告收入的锐减,纸媒渐渐走下舞台。

  说不悲伤,都是假的。未来,我们将去到新的岗位,从事新的职业。我们坚信,不论身在何地,新闻理想永不放弃。

  (刘 宁)


  陕 西

  风雨同舟 感谢有你

  当历史的时针指向2018年1月1日,风雨走过17个春秋的《西部开发报》正式休刊。

  千言在胸,片语难表。

  17年前,在国家倾力实施西部开发战略的宏观背景下,《西部开发报》应运而生,以“关注西部开发热点,沟通西部开发信息,服务西部产业经济,助推西部区域发展”为办报宗旨,着力打造“西部人最喜爱的政经大报”。

  2009年,我有幸加入《西部开发报》,2013年来到陕西西安。凭着对新闻理想的那份执著,在三秦大地砥砺前行。本报陕西站自建立以来,我们把握机遇,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看着报纸发行范围逐渐覆盖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我欣喜若狂。见证了西开人凭着对办报质量的不懈追求,我们恪守“办报无小事”的信条,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平衡事、情、理,把握时、效、度,不敢丝毫懈怠,不敢稍有轻忽。

  17年来,我们西开人始终坚持“三贴近”,深入践行“走转改”,采写编发了众多有高度、有深度、有温度的精品佳作,打动人心,催人奋进。

  在“十二五”的五年里,“一带一路”战略深入实施,西部地区与沿线国家的设施连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人文相通,带动国内相关地区经济增长。站在陕西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我们仿佛依然可以听到古时悠扬的驼铃声响,伴着这历史的乐章,我们为未来构筑希望。

  陕西位于我国西北内陆腹地,从地图上看,陕西东面紧邻山西、河南,西面紧连甘肃、宁夏,南面紧接四川、重庆、湖北,北面紧靠内蒙古。这一地理位置横跨黄河和长江两大流域中部,连接着中国东、中部地区和西北、西南的重要枢纽,起到承东启西、连接西部区域的作用;同时又是通向中亚、西亚、南亚的有利通路,处于对外开放中的重要位置。

  近年来,从中西部地区脱颖而出的陕西开始“向东看”、“追赶超越”,在当地看来,这是他们自身发展的动力和惯性使然,实际上也是宏观战略和形势的需要。在陕西,我们站在古老的城墙上眺望,未来的美好天空触手可及。先后写下:《立意高 进展快 成为全国首个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国家级新区陕西西咸新区:探索城市发展新模式》、《陕西: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陕西:政府简政放权“红利”普惠民生》、《陕西:向全面深化改革要活力》、《第十八届西洽会暨丝博会——“丝路”主题显别样魅力》、《陕西:图谋能源丝路“豪迈新起点”》、《陕西着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小城镇 大文章——陕西多层面推进小城镇建设形成新格局》、《陕西:“丝路新起点”目标远大》、《大手笔 大规划 陕西新型城镇化快步前行》……

  在国家实施“精准扶贫”的战略背景下,报社开设了精准扶贫专栏,我们冒着严寒,顶着酷暑,来到农村最贫困的地方,挖掘一线新闻,写出半个版的稿件:《陕西“第一书记”释放巨大能量》、《愚公移山建设圣地新城——— 陕西延安市“削山填沟 上山建城”模式观察》……

  今年六月,借助西安市举办2017丝博会暨第21届西洽会的大好契机,采写专版《打造共建新平台 共享新机遇》《陕西自贸试验区挂牌》……

  我们在坚持中创新,在创新中坚持。

  有人说,一份报纸的结束,就像是跟一位朋友告别。

  17年来,我们无比钟爱自己的报纸,为她担责,为她尽心,心无旁骛,孜孜不倦。

  17年坚守,我们洒下的是汗水,得到的是锻造。求实的思想,奉献的情怀,笔下的功夫,精细的作风。虽然《西部开发报》休刊了,但如同一场盛大的时代交响不会戛然而止一样,其生命仍会“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迈向未来,走向无限。

  在这里,我经历了人生最灿烂辉煌的9年,是你,给我这么好的平台,是你成就了我,请让我说一句:感谢有你!

  (陈俊岐)

  山 东

  对酒当歌 人生有你

  《西部开发报》或许是我此生服务的最后一个媒体了。于是,加盟第五个年头就要离开,心中多有不舍,不想说再见。

  初入报社,成为山东记者站的一员,或是年龄使然,尽管没有了当年第一次成为记者时的兴奋,但也有几多的忐忑。不知道过去在企业报、专业报和都市报的积累,能否在这份全国性的政经大报上派上用场?岁过天命,能否还能保持以往深入采访第一线的激情?经济社会发展,自己的采编工作能否与时俱进?

  然而,在同仁们的帮助下,我很快适应了新闻工作——白天,深入一线采访;晚上,坐在电脑前写稿。就连节假日,也常被忽略。尽管如此,我仍然乐此不疲。因为我爱新闻工作,更爱上了《西部开发报》。

  这些年,我们跑遍了齐鲁大地,搞通联、做采访,为的是能够寻找到最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和新闻素材。

  这些年,我们不止一次地进工厂,一边聆听机器欢快的轰鸣,一边与工人师傅们亲切交谈,因为我们忘不了《西部开发报》需要最鲜活的新闻……

  这些年,我们不止一次地到农村,在田间体味农民大哥耕作的辛勤,在晒场上同他们分享丰收的喜悦,因为我们忘不了《西部开发报》对新闻真实性的基本要求……

  于是,这些年总是与《西部开发报》“热恋”有加,努力为其工作。

  通过与记者站同仁们的共同努力,我们把山东省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把山东省参与西部大开发、致力于对口支援的做法和经验,通过《西部开发报》传向了西部,也传向了全国。当看到我亲手撰写或编辑的稿子赫然刊登在飘着墨香的报纸上时,心中便会涌起成就感和自豪感。特别是当我看到报社向我们颁发的先进记者站和先进驻站记者的大红证书时,浑身更是充满了力量。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还很喜欢一年一度的年会。每一年的年会时间虽然短暂,但却可以和报社本部与兄弟记者站同仁们交流切磋,可以听到报社前辈经验的传授,可以了解到报社的经营方略,还可以聆听报社领导对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深入解读。因此,每一次的年会,我都收获满满!

  可是,现在却要和《西部开发报》说再见了,在这难说再见的时候,我想和《西部开发报》说:如果需要,我随时听众召唤!

  (荆海峰)

支持

高兴

无聊

杯具

愤怒

震惊

超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