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部开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李镇和云盘山的传说-西部开发网
西部开发网 门户 西部文化 查看内容

李镇和云盘山的传说

2017-10-11 11:05| 查看: 4768| 评论: 0|原作者: 吴启波|来自: 西部开发网

52.3K
摘要:   从三穗县城往界牌方向2公里处,也就是现在的县职业教育中心旁边,有一处奇特的地方叫老坟塘,中间呈平地状态,小桥、流水、人家映入眼帘,仿佛人间仙境。还有一个神塘,一年四季水都不干。四面环山翠绕,绵延数 ...
  从三穗县城往界牌方向2公里处,也就是现在的县职业教育中心旁边,有一处奇特的地方叫老坟塘,中间呈平地状态,小桥、流水、人家映入眼帘,仿佛人间仙境。还有一个神塘,一年四季水都不干。四面环山翠绕,绵延数十公里,似有蛟龙蛰伏,即将一飞冲天。

  这里原属于八弓镇的新寨村,2014年并村后划归八弓镇高桥村。老坟塘后面有座山叫云盘山,山顶上有一块地坪,方圆十八亩,因此叫做“十八亩地”。这里地势平坦、树木葱郁,中间耸立着几座瞭望台,四周还有古城墙的痕迹,就是100多年前老坟塘的古战场,也是坟塘一带的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李镇等勇士壮烈牺牲的地方,神圣不可亵渎。

  习武保安宁

  相传清朝末年,云盘山上的十八亩地发生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典故。

  当时,老坟塘出了一个武艺高强的教习,名叫李镇,天天带领村上的青年习武。久而久之,老坟塘就形成人人爱习武的风气,民风彪悍,远近闻名。

  李镇,老坟塘当地人,祖籍四川省的秀山(现划归重庆市),其祖父因家乡山高多石,自然环境恶劣,庄稼长势萎靡,难以谋生,遂跟随难民逃荒,搬迁到老坟塘。李镇的祖父因生活所迫,走过江湖,做过镖局的拳师,学得一手好武艺。李镇得到祖传功夫的真谛,加上一米八几的魁梧身材,身手不凡、功夫了得。他为人豪爽、嫉恶如仇、行侠仗义,从不恃强凌弱,深得百姓爱戴。

  当时,清政府推行的基层地方政权的组织形式主要是保甲制度,老坟塘属于一个保,李镇被推选为坟塘保的教习(相当于现在一个村的民兵连长)。“乱世重兵力。”李镇深知这个道理,在那个朝廷腐败、国力衰弱、官员昏庸、强盗土匪横行的年代,要想维护老坟塘的安宁和太平,靠天靠地都靠不住,只有加强老坟塘保内自身的战斗力,才能御敌于千里之外。因此,他把保中的青年人组织起来,成立了一百多人的勇士队(相当于现在的护寨队),平时传授他们拳脚功夫和骑马射箭功夫,以备不时之需。

  领民反苛捐

  当时的晚清政府无能,主权丧失,既要拿出大量白银送给外国作战争赔款,又要搜刮民脂民膏,供自己享乐。因此,那时候苛捐杂税多入牛毛,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老坟塘百姓在李镇的带领下,对清政府的苛捐杂税恨之入骨,经常采取抵触措施。那年,老坟塘一带发生旱灾,田土收入大减,清政府不但不减免租税,开仓赈灾,反而增加赋税,这把老百姓往绝路上逼。于是,百姓在李镇的带领下,公开反抗清政府的租税政策,不仅不交租税,而且将前来收税的官差痛打了一顿,再将官差捆绑着游街示众。

  地方官吏见老坟塘刺头太大,弹压不住,只好逐级上报。贵州巡抚得知此事后,与其他官员商议,决定派兵镇压。“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为了达到速战速决、减少伤亡的目的,清军采取了“以蛮治蛮”的方针,挑拨当地的民族关系,将三穗(当时称邛水县)寨头、巴冶一带游手好闲、见利忘义的少数败类收归己用,指示他们先作探子,来老坟塘刺探情况,掌握李镇他们的弱点和一举一动,再在大军合围时充当先锋,更确切的来说是充当炮灰。事成之后,论功行赏。

  一切准备完毕,清军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朝着老坟塘开拔。幸好附近的寨窖保和新寨保的好心人在外面做生意,得知消息后,急忙赶到老坟塘向李镇等人报信。

  敌人顷刻就到,形势相当逼人。老坟塘上上下下好几百人,要想全部转移已不可能,只有采取“弃卒保车”战略,留下一部分人作掩护,抵挡清军的大队兵马,才能保全大部分乡亲的性命,但意味着留下的那部分人将会全部牺牲,这是一个残酷的考验。李镇率领他的勇士队毅然决定留下来,主动承担起掩护乡亲撤退的任务。

  主意一定,李镇请乡亲们赶紧收拾东西、牵上牛羊,相互照料好,趁天黑迅速朝镇远青溪一带转移,保留住坟塘人的种。他自己则率领勇士队修筑城墙,搬运弓箭、堆放石头,填充几只火铳的火药。

  为民勇献身

  第二天一大早,数千名清军就来到老坟塘,包围了十八亩地。李镇等人一看,敌军阵营黑压压的,前面一排没有穿清军服,而是穿着皱巴巴的服装,正是寨头、巴冶一带那些被清军收买的少数败类。敌军一个外委把总向李镇等人喊话,要李镇等人出来投降。李镇和众勇士义愤填膺,用火铳结果了那个喊话的外委把总的性命,表达了视死如归的决心。敌人恼羞成怒,下令全线攻城。顿时,喊杀声、奔跑声、火铳声、弓箭声汇成一片,清军潮水般向十八亩地的城墙涌去。李镇立即指挥众勇士开火和放箭,尽量将敌军消灭在远处,不让敌人靠近城墙。敌军阵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发动了一拨又一拨的进攻,都没能接近城墙。

  到了第三天,李镇和众勇士的弓箭和仅有的火药已消耗殆尽,只剩下石头和手里的大刀、钢叉,可敌人还在源源不断地增援。李镇沉着镇静地嘱咐弟兄们,等敌人走近点,就用石头砸,就是死也要尽量拖着敌人,保全坟塘乡亲们的性命,绝不做孬种。众勇士异口同声地答应,纷纷将石头放在身边。清军将领听从建议,挖断李镇等人以前埋在地下的自来水管,切断李镇等人的水源,想渴死李镇他们。在将领的督促下,清军又发起攻击了。李镇指挥众勇士搬起石头砸向敌人。石头借助坡势,乒乒乓乓朝山下滚去。半山腰被砸中的清军顿时血肉模糊、气绝身亡,被石头滚动的势能抛出去老远。旁边的清军吓得胆战心惊、哭爹喊娘,赶紧往后撤。

  第四天,李镇与众勇士的石头也用完了,而且断水断粮。李镇嘱咐众勇士埋伏在城墙里面,用长枪和钢叉把爬上城墙的敌人挑下去。众勇士照着李镇的方法,将跃上城墙的敌人捅得肚破肠流,死伤无数,粉碎了清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然而,毕竟是寡不敌众,清军仗着人多士众,还是冲进了城墙内。李镇率众勇士与数千清军展开白刃战,从早上一直到下午,杀得天昏地暗,日月遁辉。清军死伤无数,勇士们也先后一个个倒下。李镇斩杀了敌军一百多人,终因劳累过度,力竭吐血身亡。

  功绩留民心

  战役一结束,清军四处搜山,想找出藏匿的老百姓,悉数斩尽杀绝,以报复当地的反抗行为。然而,老百姓已妥善转移,到达安全地带,敌人实施屠村的计划没有得逞。之后,因内忧外患,驻扎在十八亩地城墙内的清军不得不撤退,被派到其他地方,去支撑那个风雨飘摇、岌岌可危的封建王朝。转移到镇远青溪一带的老百姓知道后,逐渐回到老坟塘,继续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代代相承。大家都知道,没有李镇等人的自我牺牲,就不可能保全大伙的性命,因此,他们把李镇等人当成恩人和心目中的大英雄,对李镇和其他勇士的家人格外关照。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老坟塘一带的村民为了纪念李镇这位战斗英雄,缅怀他和勇士队的功绩,将云盘山的山腰上、六十年代废“四旧”时遭毁坏的明朝时期建成的茅庵重新修复,并把李镇等人的牌位放入茅庵中,与其他神仙一起供奉,让他们与诸神并列享受香火。茅庵平时虽然香客稀少、人迹罕至,可一到佛教节日,到这里烧香拜佛的人就接踵摩肩,络绎不绝。

  漫步十八亩地旧址,芳草萋萋,红枫叶迎风招展,还能依稀看见古战场的残垣断壁,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触摸这本厚重的历史,心情非常凝重,也感慨万千:和平来之不易,稳定压倒一切,国家分裂、民族分裂的悲剧绝不能重演。(吴启波

支持

高兴

无聊

杯具

愤怒

震惊

超赞